21世纪经济报道订阅 骚扰电话类型多样 维权成本高致消费者懒得随

  “比起跑去公安局和花律师费去请律师,我还不如就被骚扰呢。”长期被一家私募股权基金公司骚扰的白领小田直白地说,“很少有人会因为一个骚扰电话或垃圾短信跑去公安局的,就是去了,公安局是否也会觉得这种案件太小,不立案呢?”

  “姐,要装修吗”“您好,有理财需求吗”……如今,这样的推销电话、骚扰电话、诈骗电话屡见不鲜,让人不堪其扰。骚扰电话已成为社会肌肤上的一块“牛皮癣”。

  对于各种各样的骚扰电话,樊晓珊的做法是,一律不理。“不管是什么样的骚扰电话,你直接说不需要,然后挂掉电话,这就是最好的方式。随州境内客车侧翻我曾经也会和他们多说几句,但这样会让他们误以为你需要这种服务,就会不厌其烦地和你说很多,挂了电话之后还不定期地打回来,能把自己搞得头大”。

  北京律师陈璐对于骚扰电话的态度比较随意,“除了没办法接电话,其他时候打进来的电话我都会接,虽然这样难免会接到骚扰电话,但是一两句就可以打发了,也不会耽误太多时间”。

  这是北京白领樊晓珊面对陌生来电的基本操作。虽然麻烦,但按照樊晓珊的说法,“至少不用去面对那些推广各种业务的人”。

  打开搜索引擎,输入号码,查询。被标注过为骚扰电话的直接拉黑;没有标注的,不接,等待第二次来电再接。

  在记者采访期间,受访者依然不断接到五花八门的推销电话,有推销股票的,有推销门面的,甚至还有贷款公司打来电话询问资金是否紧张。

  记者注意到,密集的骚扰电话让一些群众不堪其扰,但除一些涉及电信诈骗的案例外,鲜有消费者真正去维权,大多不了了之。“一般骚扰行为对消费者产生了影响,但又不够重大。加上我们受理投诉需要消费者举证,出于时间和经济成本的考虑,很多消费者并未去投诉。”作为律师的陈璐向记者介绍说。

  在即时互联互通的语境下,手机已经成为信息交流的基本工具。与此同时,民众也苦于骚扰电话无休止的花式折磨。

  “在接到骚扰电话时,人们的本能反应是‘挂掉’,但正是这种不再追究,纵容了骚扰电话的猖獗。许多电话诈骗案件的起点也不过是一个看似普通的骚扰电话,如果个人加强防范意识,此类案件及因其引发的悲剧也会减少很多。”陈璐说。

  去年年底,有媒体对2005名受访者进行一项调查,44.7%的受访者经常接到骚扰电话,42.1%的受访者每天至少会接到1个骚扰电话。

  “这还不是最密集的时候,车辆保险到期前,各家保险公司的营销电话能把手机打爆。”樊晓珊无奈地说,她家有两辆车,保险到期都是同一个月。到期前一个月,她每天能接到差不多20个保险营销电话。她身边的朋友,“每个人每周都会接到数量不等的骚扰电话。有些人会在手机上安装防骚扰软件,但效果参差不齐”。

  你遭遇过骚扰电话吗?面对这个问题,绝大多数人都要吐槽。只是人们对骚扰电话习以为常了,只要没有经济损失,大多数人都不会追究骚扰电话的来源,最多拉黑了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