制造古火烟花获刑14岁娃自己去配镜花了2100元

  店员表示,她确实不清楚孩子身上有多少钱,她也不可能这样问,由于小帅近视度数高,讲究美观度的话,需配折射率1.6以上的超薄镜片,他们店里有一款进口的镜片销量挺好,她就重点推荐了那款,并拿出价格表让孩子做选择,在1080元至3800元的价格区间中,小帅选择了中间价位2180元,他们按照8.8折给予了优惠。镜架也是小帅选的,价位并不算高。

  下午华先生下班回家后,小帅拿出一张配眼镜的票据,上面显示配镜一共花了2100元。小帅说,他和小伙伴花5元坐了个摩的,还买了两瓶饮料,到渭滨路上的博雅眼镜店配眼镜花了2100元,他身上只剩2元,只能走着回家,约三四公里。

  在这家眼镜店,华商报记者发现,镜架从数十元到数百元的都有,适合600度以上的镜片也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。对于为何没给小帅推荐价格更低的眼镜呢,店员的解释是,他们推荐的是适合孩子的产品。所谓的适合,即眼镜寿命长、更清晰更薄、美观度好。

  家住凤城五路的华先生是安徽人,他和爱人在西安做建材生意,儿子小帅一直和母亲在老家,每年暑假,儿子才来一次西安待一段时间。7月上旬,14岁的小帅和母亲一同来了西安。华先生说,这么多年,小帅一直是留守儿童,他觉得亏欠孩子。8月14日,他给了即将回老家的儿子2000元,让他配副眼镜,再去买衣服、鞋子或吃的。华先生说,加上爱人给孩子的100元和本来的零花钱,小帅揣着2113元和朋友家12岁的男孩一起出门了。

  华商报记者走访了附近几家其他眼镜店,小帅配的同一品牌同款镜片,原价都是2180元,每家的折扣略有不同,从7折到8.8折不等。

  市民孙先生则认为,眼镜店的做法不厚道,怎么可能给孩子搭配的眼镜价位刚好就是孩子兜里的钱?肯定属于诱导消费。此外,还有市民质疑,14岁的未成年人,一下子花费了2000元买眼镜,店员不该支持未成年人的消费行为。

  陕西省心理学会理事、青少年教育指导专家李豫成说,小帅的父亲想锻炼孩子的心情他能理解,但对于未成年人来说,他对消费的判断和决策水平肯定不如大人。对孩子来说,家长给了2000元配眼镜,孩子没有胡花,就没有错。家长将消费的权利交给孩子,但同时也应对这种权利作出一定的限制,比如消费500元以上应及时请教家长,问问家长的建议。他建议,培养孩子的社交能力,家长应像放风筝,不能一下撒手,绳子得握在家长手里,根据情况及时调整。

  家长一次给孩子2000元,让孩子自己去消费,这种情况下,孩子买什么,能否自己做主?眼镜店的做法又是否合适呢?昨日,市民发表了不同的意见。

  在这样的建议下,店员给他拿出一个册子(价格表),上面有不同的价位,最后小帅选了居中的一个,2180元一副。小帅一看,价格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,就给工作人员说,他身上带的钱不够。随后,小帅被告知,镜片可以打折,一副镜片打8.8折后,是1918元,加上238元(活动价188元)的镜架,一共2106元。小帅说,他看了价格最终和他身上的钱差不多,就试着问能不能再便宜点,对方就将零头抹去了,收了2100元。

  昨日,小帅讲述了配眼镜的过程。小帅说,爸爸当天给了他2000元,让他去配眼镜、买东西,他觉得配眼镜比较重要,就直接去了眼镜店。进店后,店员给他验光,结果显示他左眼675度,右眼775度,两个眼睛都有100度散光。“那个阿姨说我度数太高,要配个好一点的眼镜,否则度数会越来越高。”

  因为工作忙,华先生也想趁机锻炼一下14岁的儿子,就给了孩子2000元,让他去配眼镜顺带买点东西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在眼镜店工作人员的建议下,孩子配了副眼镜,花了2100元,身上只剩两块钱,步行了三四公里才回到家。

  在华先生看来,2100元的一副近视眼镜,并不便宜。当晚,他赶紧致电眼镜店,却被告知眼镜已送去加工了,无法退款。让他不解的是,眼镜店怎么就为孩子“量身打造”了一款2100元的眼镜?同时他质疑,给孩子配价格较贵的眼镜,眼镜店在已知家长联系方式的情况下,为何不能告知家长?

  在购买过程中,眼镜店店员有没有问过小帅口袋里有多少钱?小帅说,他记不清了。2100元的眼镜你觉得贵吗?小帅说,他对价格没有概念,不知道贵不贵,去年爸爸曾带他配过一副眼镜,大概千元左右。

 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市民张女士说,既然家长做了任性的事情,就应该承担任性的后果,她认为,家长一次给孩子2000元,让孩子自己消费,本身就是不负责任。所以,无论孩子做出什么消费,都不应该责备。市民罗先生也认为,眼镜行业本身“水很深”,大人都很难甄别,更别说孩子了,家长不应该责怪孩子。

  华先生说,他觉得孩子将钱全部花在了一副眼镜上有些不值,就批评孩子。由于孩子本身性格孤僻,因此不太高兴,15日一整天没吃饭。当天晚上,小帅和爸爸一起来到眼镜店,取回了做好的眼镜。

  陕西庄威律师事务所周兴武律师表示,14岁的小帅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,按照《民法通则》的规定:10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可以进行与他的年龄、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,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,或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同意。

  店长马丽娜说,在给小帅验光后,按照要求,小帅还在店里填写了一份个人信息,上面显示15岁(虚岁),并填写了妈妈的电话号码。“我们店员反复确认了,孩子说,配眼镜这件事自己可以做主。”她表示,尽管如此,他们也承认,他们没有及时告知孩子家长,确实做得不到位。马丽娜向华先生道歉,承认工作纰漏。

  周兴武认为,在西安2000多元的眼镜对学生来说,显然超出了其支配能力,因此店员应和其监护人联系,征得同意后再销售。若监护人提出异议,店家应退货退款。此外,店家按照孩子所有钱款的上限推荐销售,也属于恶意行为。华商报记者段晓宁

  昨日上午,在渭滨路上的博雅眼镜红旗厂店,店长马丽娜表示,得知孩子家长对配镜一事有意见后,她立刻跟店员了解详细情况。她确认,整个过程中,店员没有任何强制消费,选镜片和镜架都是经过孩子同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