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上没有后悔汩罗江王瓷萱药

  人是欲望的动物,欲望这条河,跟着我们的生命一起流淌,真可谓生命不息,欲望不止。人生的大多悲剧都在于没有管好自己的欲望之水,让贪念之大水冲走了原则之门,淹没了精神之高地。按说官人都是人精,也算最强大脑之类的精英,选上来也层层过关,还没上台就拉到监狱听腐败的前辈们流泪忏悔,自然知道出了事的可怕,可为啥总是有前“腐”后继的人还是要当贪官呢。我看只能是权太大了,诱惑太多了,管得太松了。一个小小的七品县官,除了没有外交权啥权都有,跟个皇帝差不多,你说能不想咋就咋,想用谁就用谁……权力比伟哥更厉害,能不多来几个二奶三奶?猫成了老虎,蛆成了苍蝇也是迟早的事情。好在现如今上头看准了这个关乎生死存亡的问题,要把任性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,要老虎、苍蝇一起打。这些年,一批批大老虎倒了,苍蝇也少了,老百姓拍手称快。每当有大老虎落马,就像戏看到紧要精彩处,都会发自内心地叫声好。有趣的是每个经济问题的背后都少不了生活作风问题,通报里开头用的是道德败坏、生活腐化、生活糜烂之类字眼,后来不用了这是进步,太情绪化不是法制精神。如今常有一句与人通奸倒是准确了,我还是有个小建议,得在前面加个定语“利用权力”。你想想要是你没太大的权力、太大的诱惑,一个满面油光腆着大肚子的老男人,如花似玉的美女谁看得上跟你通奸?

  那天看一本反腐败的书,有个领导忏悔时算了七笔账:一是政治上自毁前程,二是经济上倾家荡产,三是名誉上身败名裂,四是家庭上妻离子散,五是亲情上众叛亲离,六是自由上身陷牢笼,七是健康上身心交瘁……我给他补上一条,人生上悔之晚矣。老百姓说得好,你只见贼娃子吃肉哩,没见过贼娃子挨打。伸手让捉住了就得挨打,后悔也是马后炮。要想不吃后悔药就得走好每一步,汩罗江老实做人,干净做事,留下个两袖清风的美名。借诗人的话说,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,赞美的是活着时留下的口碑。

 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清朝来了个英国的洋人,在中国住了好久后,说天朝人没宗教信仰,要说有的话便是爱当官。这话说得入木三分,咱们的老先人们学了能耐,就想着治国平天下,管更多的人,弄更大的事。像诸葛亮也看着在种地,心里想着天下事呢。刘备二顾茅庐他装着不去,那是试刘皇叔心诚不诚哩。诸葛亮的确厉害,硬是让老用哭收买人心的刘皇叔三分天下居其一。先生那么牛,也错用了人失了街亭,可见要是有后悔药,他也会吃一壶的。小人物犯了错,害的只是自己,而大人物小小的过失,受罪的人就多了去了,当然小百姓肯定免不了。

  人不是神,谁也免不了犯错误,自然都有后悔的时候。上学时写错字,用橡皮一擦就跟没写一样,就心想人生要是一张纸,弄糟了一抹啥都没了该多好。可惜活到了这把年纪,做错的事情太多,死活找不到卖后悔药的地方,更别说那神奇的橡皮了。

  人生这趟单程列车,父母将我们送上车后就不停歇地一路飞奔,经过好多迷人的风景,面临好多诱惑和选择。尽管终点都一样,但不同的人会留下不同的传说,用诗人的话说,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;有的人活着,他却已经死了。我多次引用作家毕淑敏的那个轶事,那回她在深圳大学讲学,有个学生问她人生有没有意义,她说,人生没有意义,但人活着就是为了寻找意义。这话说得好,寻找意义的人生才会春暖花开,哭也好笑也好,活着就好。